您现在的位置:海峡网>健康频道>健康资讯
分享

(2019年1月6日,福州)我国晚期乳腺癌的形势极为严峻,确诊的每10个乳腺癌患者中就有1个为晚期,而且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-40%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[1]。“不要一提及‘乳腺癌晚期’就谈癌色变,也不要把晚期乳腺癌看作绝症。”近日,福建省肿瘤医院乳腺内科主任刘健教授在“携爱启程靶握新生”晚期乳腺癌治疗研讨会上指出,“医学一直在进步,今年包括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(CDK4/6)抑制剂在内的创新药物在中国获批,为临床提供了新的利器。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,化疗不再一定是晚期乳腺癌的首选治疗方式。”

刘健教授指出,即便是乳腺癌的晚期患者,也可以在医生指导下,尽早地积极开展规范治疗,更加有质量的生存、提高自己每一天的生活质量。

化疗,不再一定是晚期乳腺癌患者的首选治疗方式选择

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全世界女性健康的第一大恶性肿瘤。2015年,中国新发乳腺癌病例达27.2万,死亡约7万余例。刘健教授指出:“我们平时说的转移性乳腺癌就是晚期乳腺癌,此期患者的癌症已经由乳腺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。”

遗憾的是,近十年来,虽然我国乳腺癌的治疗水平取得许多进步,但晚期乳腺癌治疗与早期乳腺癌治疗方式的多样化相比,并无重大进展,缺乏突破性创新疗法。尤其是HR+/HER2-的晚期患者,一般采取化疗或者内分泌单药治疗。

刘健教授指出,“今年是我国晚期治疗领域非常有意义的一年,晚期乳腺癌治疗‘CDK4/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’联合用药,标志着一个治疗时代的到来”。

什么是CDK4/6呢?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乳腺外科主任王川教授介绍说:“CDK4/6是细胞分裂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。CDK4/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表达,导致细胞周期失控,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。”

“CDK4/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的联合用药,意义重大。”王川教授谈到,“CDK4/6抑制剂就是通过抑制CDK4/6,从而阻断肿瘤细胞增殖。它与内分泌治疗具有协同作用,共同阻断雌激素受体(ER)通路的上游和下游组件,抑制肿瘤细胞增殖。”

晚期乳腺癌:最佳治疗时机是关键

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900医院肿瘤科主任陈曦教授介绍说:“目前有些患者和患者家属一看到诊断结果里是乳腺癌晚期就不治了;有一些遍寻民间偏方,延误了宝贵的治疗时机;还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在了解了医生的治疗方案后,又抱着‘能不能先等一等’的心态,延误了宝贵的治疗时机。”

“乳腺癌晚期本身并不可怕,重点在于一旦确诊要尽早治疗、规范治疗。”陈曦教授介绍说,“乳腺癌晚期是非常复杂的疾病阶段,患者应在专业医生指导下按照既定的治疗方案及早地进行治疗。目前通过系统性的、全方位的综合性策略的选择、指导和管理,即便是晚期乳腺癌患者,也同样可以获得更长的生存期和提高生活质量。因此,晚期乳腺癌患者更需要积极遵医嘱进行规范治疗,不要轻易放弃治疗或错过最佳治疗时机。”

呼吁医保准入,惠及更多晚期患者

我国晚期乳腺癌的形势极为严峻,确诊的每10个乳腺癌患者中就有1个为晚期,而且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-40%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,总体中位生存期仅有2-3年,5年生存率仅约20%。

与此同时,晚期乳腺癌也给患者及其家人带来的巨大并不断增长的经济负担。调查显示,我国晚期/转移乳腺癌患者人均治疗费用远超患者家庭年收入水平。2012年-2014年13省37家医院的调查结果显示,中国乳腺癌人均治疗费用5.4万元人民币,转移性乳腺癌人均治疗费用9.0万元,远超过患者前一年患者家庭人均收入14175元。

“乳腺癌的治疗对患者本身和其家庭都是极其严峻的考验。有些患者由于经济负担等问题,无法坚持规范的治疗甚至是放弃治疗,造成终身的遗憾。”陈曦教授指出,“目前,临床中HR+/HER2-的患者占晚期乳腺癌患者的60-70%,期待未来能够尽快将CDK4/6抑制剂纳入国家医保目录,助力我国乳腺癌综合治疗水平的提升,造福更多患者和家庭。”

据悉,全球首个用于治疗HR+/HER2-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CDK4/6抑制剂,与芳香化酶抑制剂联合使用作为绝经后女性患者的初始内分泌治疗,于2018年7月31日在中国获批。从2018年9月底开始,本市晚期乳腺癌患者就可以在福建省肿瘤医院、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900医院等医院经医生诊断后可接受CDK4/6抑制剂与芳香化酶抑制剂联合使用的全球创新治疗方案。

责任编辑:王姗菲

最新健康资讯 频道推荐
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
荒山挖出活婴现场照片 荒山挖出的活婴
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
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
一周热点新闻
下载海湃客户端
关注海峡网微信